首页 >> 古诗文 >> 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作原文 诗词名句

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作

作者:陶渊明 朝代:魏晋

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作原文

弱龄寄事外,委怀在琴书。
被褐欣自得,屡空常晏如。
时来苟冥会,宛辔憩通衢。
投策命晨装,暂与园田疏。
眇眇孤舟逝,绵绵归思纡。
我行岂不遥,登降千里馀。
目倦川涂异,心念山泽居。
望云惭高鸟,临水愧游鱼。
真想初在襟,谁谓形迹拘。
聊且凭化迁,终返班生庐。

诗词问答

问: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作的作者是谁?答:陶渊明
问: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作写于哪个朝代?答:魏晋
问:陶渊明的名句有哪些?答:陶渊明名句大全

译文和注释

译文
年少寄情人事外,倾心只在琴与书。
身穿粗衣情自乐,经常贫困心安处。
机会来临且迎合,暂时栖身登仕途。
弃杖命人备行装,暂别田园相离去。
孤舟遥遥渐远逝,归思不绝绕心曲。
此番行程岂不远?艰难跋涉千里余。
异乡风景已看倦,一心思念园田居。
看云羞对高飞鸟,临河愧对水中鱼。
真朴之念在胸中,岂被人事所约束?
且顺自然任变化,终将返回隐居庐。

注释
始作:初就职务。镇军参军:镇军将军府的参军。镇军是镇军将军的简称。曲阿:地名,在今江苏丹阳。
弱龄:少年。指二十岁时。弱:幼。寄事外:将身心寄托在世事之外,即不关心世事。
委怀:寄情。
被(pī):同“披”,穿着。褐(hè):粗布衣。《老子》:“是以圣人,被褐怀玉。”欣自得:欣然自得。
屡空:食用常常空乏,即贫困。《论语·先进》:“子曰:回也其庶乎,屡空。”是说颜回的道德学问已是差不多了,但常常食用缺乏。诗人在这里即以颜回自比。晏(yàn)如:安乐的样子。
时来:机会到来。时:时机,时运。苟:姑且,暂且。冥会:自然吻合,暗中巧合。郭璞《山海经图赞·磁石》:“磁石吸铁,琥珀取芥,气有潜通,数亦冥会。”
宛:屈,放松。辔(pèi ):驾驭牲口的缰绳。憩(qì):休息。通衢(qú):四通八达的大道。这里比喻仕途。这两句的意思是说,偶然遇上了出仕的机会,姑且顺应,暂时游迹于仕途。
投策:丢下手杖。投,弃,搁下。命晨装:使人早晨准备行装。
疏:疏远。这里是分别的意思。
眇(miǎo)眇:遥远的样子。《九章·哀郢》:“心婵媛而伤怀兮,眇不知其所蹠。”逝:去,往。
绵绵:连绵不断的样子。归思:思归之情。纡(yū):萦绕,缠绕。
登降:上山下山,指路途跋涉艰难。登,指登山。降,指临水。这句和上句是说我这次旅程难道不远吗?跋山涉水也有一千余里。
目倦:谓看得厌倦了。川途异:指途中异乡的景物。一作“川途永”。
山泽居:指山水田园中的旧居。
惭高鸟,愧游鱼:对鸟和鱼而惭愧。是感叹自己不如鸟鱼的自由。这两句是说,看到云中自由飞翔的鸟,和水中自由游玩的鱼,我内心感到惭愧。意谓一踏上仕途,便身不由己,不得自由了。
真想:纯真朴素的思想。《淮南子·本经》:“质真而素朴。”初:当初,早年。
形迹拘:为形体所拘。形迹,指形体所为。拘,拘束,约束。此句即《归去来兮辞》中所说“既自以心力行役”的反意,表示内心本不愿出仕。
凭:任凭,听任。化迁:自然造化的变迁。
班生庐:指仁者,隐者所居之处。班生指东汉史学家,文学家班固,他在《幽通赋》里说“里上仁之所庐”,意谓要择仁者草庐居住。庐,房屋。

诗文赏析

  陶诗总的特点是亲切,平易。其述志诸作多如朋友相聚,一杯在手,话语便从肺腑间自然流出。初看似略不经意,细读却深有文理。这首诗便正是如此。

  全诗可分四段。首四句为第一段,自叙年轻时淡泊自持之志。作者谈到自己从小就对世俗事务毫无兴趣,只在弹琴读书中消磨时间。虽然生活穷苦,却也怡然自得。此话果真。作者不止一次地说过自己“少无适俗韵,性本爱丘山”,颜延之的《陶徵士诔》也说他“弱不好弄,长实素心”。然而,又不完全如此。因为作者在《杂诗》之五中说过“忆我少壮时,无乐自欣豫。猛志逸四海,骞翮思远翥”这样的话,可见他本来曾经有过大济天下苍生的宏伟抱负。作者之隐居躬耕,除了个性的原因外,更主要的是由于受“闾阎懈廉退之节,市朝驱易进之心”,“密网裁而鱼骇,宏罗制而鸟惊”的污浊而黑暗的现实之所迫。一个人对往日美好事物的追忆,常常就是对现实处境不满的一种曲折反映。作者这里开宗明义,强调自己年青时寄身事外,委怀琴书的生活,实际就表达了他对当时迫不得已出仕的自我谴责,对即将到来的周旋磬折,案牍劳形的仕宦生涯的厌恶。

  虽然作者厌恶仕宦生活,然而他又以道家随运顺化的态度来对待自己迫不得已的出仕,把它看作是一种命运的安排。既然如此,那就无须与命运抗争,尽可以安心从政,把它当作人生长途上的一次休息好了。第二段“时来苟冥会,宛辔憩通衙”等四句对自己的出仕之由就作了这样的解释。但是,通衢大道毕竟不能久停车马,因此这休息就只能是小憩而已,与园田的分别也就只能是暂时的。作者正是抱着这样的态度和打算,坦然应征出仕了。

  从“眇眇孤舟逝”至“临水愧游鱼”八句为第三段,叙作者旅途所感。抱着随顺自然,不与时忤的宗旨和暂仕即归的打算登上小舟,从悠闲,宁静,和平的山村驶向充满了险恶风波的仕途,刚出发心情也许还比较平静,但随着行程渐远,归思也就渐浓。行至曲阿,计程已千里有余,这时诗人的思归之情达到了极点。初出发时的豁达态度已为浓重的后悔情绪所替代。他甚至看见飞鸟,游鱼亦心存愧怍,觉得它们能各任其意,自由自在地在天空翱翔,在长河中游泳,自己却有违本性,踏上仕途,使自己的心灵和行动都受到了无形的束缚。“目倦川途异”四句深刻地表达了诗人内心对此行的厌倦和自责情绪。

  最后四句为第四段,叙作者今后立身行事的打算:随运顺化,终返田园。这一段可看作全诗的总结。“真想初在襟”之“真想”,就是第一段中寄怀琴书,不与世事之想;“谁谓形迹拘”之“形迹”,就是如今为宦之形,出仕之迹。作者从旅途的愧悔心情中悟出仕宦实非自己本性所愿,也悟出自己愿过隐居淡泊生活的本性并未丧失,既然如此,按道家“养志者忘形”(《庄子·让王》)的理论,那么形迹就可以不拘。在宦在田,都无所谓。这与作者在《乙巳岁三月为建威参军使都经钱溪》诗中所说“一形似有制,素襟不可易”,意思大体相近。但是,作者的后悔和自责,就是说明他已经觉得自己“心为形役”了,为什么还要说“谁谓形迹拘”呢?作者这里是安慰自己:我没有为形迹所拘;是鼓励自己:我不会为形迹所拘!从表面上看来理直气壮的反诘,其实是作者为了求得心理平衡,为了从后悔情绪中挣脱出来而对自我的重新肯定。“聊且凭化迁,终返班生庐”二句,前一句是作者对处境的对策,后一句是作者对今后出路的打算:姑且顺着自然的变化,随遇而安吧,但是,我最终肯定要返回田园的。后二句出于本性,是作者的真实思想和决心,也是全诗的中心意旨所在;前一句则出于理智,是作者根据道家思想所制定的处世原则,在表面豁达的自我安慰中隐约流露出无可奈何的悲哀。这短短四句话所表现的作者的思想感情,实是十分丰富,耐人寻味的。

  这首诗层次非常清晰,吐露自己赴任途中的内心感受和心理变化,既坦率,又细腻含蓄,确是作者精心结撰的佳作。这可算是此诗的一个重要特点。

  陶诗的遣词造句,常于平淡中见精采。粗读一过,不见新奇;细细品味,则颇有深意。如“时来苟冥会”一句,写作者在应征入仕这样一种“时运”到来之际,既不趋前迎接,亦不有意回避,而是任其自然交会。一个“会”字,十分传神地表现了作者委运乘化,不喜不惧的道家人生态度。又如“目倦川途异”一句,一个“异”字便涵盖了江南的山水之胜。从浔阳至曲阿,沿途既有长江大川,亦有清溪小流,既有飞峙江边的匡庐,亦有婉蜒盘曲的钟山,可谓美不胜收。然而面对如此美景,酷爱大自然的诗人却感到“目倦”,使人奇怪。对景物之“目倦”,实际正反映了作者对出仕之“心倦”。“倦”,“异”二字,含义非常丰富。其他如“宛辔憩通衢”之“憩”字,“暂与园田疏”之“暂”字等,也都是传神阿堵。

0
纠错

精彩推荐:

  • 作者:曾惇,朝代:宋代
    淮畔风尘自此清,斯人还喜见升平。田家尽说今年好,要雨雨来晴便晴。
  • 作者:邓深,朝代:宋代
    博山烟烬夜三更,万籁声沉月一庭。拂拭琴床弹古调,松梢鹤睡洒然醒。
  • 作者:李白,朝代:唐代

    豳谷稍稍振庭柯,泾水浩浩扬湍波。哀鸿酸嘶暮声急,
    愁云苍惨寒气多。忆昨去家此为客,荷花初红柳条碧。
    中宵出饮三百杯,明朝归揖二千石。宁知流寓变光辉,
    胡霜萧飒绕客衣。寒灰寂寞凭谁暖,落叶飘扬何处归。
    吾兄行乐穷曛旭,满堂有美颜如玉。赵女长歌入彩云,
    燕姬醉舞娇红烛。狐裘兽炭酌流霞,壮士悲吟宁见嗟。
    前荣后枯相翻覆,何惜馀光及棣华。

  • 作者:苏轼,朝代:宋代
    予年十二,先君自虔州归,为予言:“近城山中天竺寺,有乐天亲书诗云:一山门作两山门,两寺原从一寺分。东涧水流西涧水,南山云起北山云。前台花发后台见,上界钟清下界闻。遥想吾师行道处,天香桂子落纷纷。笔势奇逸,墨迹如新。”今四十七年矣。予来访之,则诗已亡,有刻石存耳,感涕不已,而作是诗。香山居士留遗迹,天竺禅师有故家。空咏连珠吟叠壁,已亡飞鸟失惊蛇。林深野桂寒无子,雨浥山姜病有花。四十七年真一梦,天涯流落涕横斜。
  • 作者:陈舜俞,朝代:宋代
    我行楚滨,洪波是涵。飘风不惠,停舳相衔。我实有辞,将伯是谗。越明日作,若怒弗咸。大吹振荡,厥声唬喊。龙凭虎借,播谷摇岩。止莫能维,行不可帆。谁令其然,维伯所监。我名有谗,实意以祷。终使不往,宁弗之报。泛泛行者,有游有漕。罔不衣食,或俱幼老。出其孔艰,仁者攸好。吹而顺之,毋忽予告。
  • 作者:赵壹,朝代:两汉
    标签:抒情
    伊五帝之不同礼,三王亦又不同乐。数极自然变化,非是故相反。德政不能救世溷乱,赏罚岂足惩时清浊?春秋时祸败之始,战国逾增其荼毒。秦汉无以相踰越,乃更加其怨酷。宁计生民之命?为利己而自足。   于兹迄今,情伪万方。佞诌日炽,刚克消亡。舐痔结驷,正色徒行。妪名势,抚拍豪强。偃蹇反俗,立致咎殃。捷慑逐物,日富月昌。浑然同惑,孰温孰凉?邪夫显进,直士幽藏。   原斯瘼之所兴,实执政之匪贤。女谒掩其视听兮,近习秉其威权。所好则钻皮出其毛羽,所恶则洗垢求其瘢痕。虽欲竭诚而尽忠,路绝险而靡缘。九重既不可启,又群吠之狺狺。安危亡于旦夕,肆嗜慾于目前。奚异涉海之失柁,坐积薪而待然?荣纳由于闪榆,孰知辨其蚩妍?故法
  • 作者:刘克庄,朝代:宋代
    谤东家丘如狗,誉太史儋犹龙。卿可自用卿法,吾未始出吾宗。
  • 作者:艾性夫,朝代:宋代
    天空蜡灭影,风定水无纹。半树挂残日,千岩吞湿云。
  • 作者:黄颇,朝代:唐代
    五纬起祥飙,无声瑞圣朝。稍开含露蕊,才转惹烟条。密叶应潜变,低枝几暗摇。林间莺欲啭,花下蝶微飘。初满沿堤草,因生逐水苗。太平无一事,天外奏虞韶。
  • 作者:白朴,朝代:元代
    标签:抒情

    忘忧草,含笑花,劝君闻早冠宜挂。那里也能言陆贾,那里也良谋子牙,那里也豪气张华?千古是非心,一夕渔樵话。

    黄金缕,碧玉箫,温柔乡里寻常到。青春过了,朱颜渐老,白发凋骚。则待强簪花,又恐傍人笑。暖日宜乘轿,春风宜试马,恰寒食有二百处秋千架,对人娇杏花,扑人飞柳花,迎人笑桃花。来往画船游,招飐青旗挂。

  • 作者:陈著,朝代:宋代
    暗行半日到张车,石路崎岖趁水斜。一窟山中成草市,数株松下见梅花。居民尽老他无事,就土为生自有涯。谁料如今同沸鼎,不时飞马涨尘沙。
  • 作者:蒲道源,朝代:元代
    八旬今又八,说尚齿,更谁尊。况赐号司徒,跋封大国,荣及生存。白麻制词新宠,算一家,四世被皇恩。七十儿为内相,斑衣笑捧金尊。近闻迎驾到金门。亲奉玉音温。问父子行年,康宁寿考,定省晨昏。銮坡正须耆旧,道平时,致仕不宜论。这种灵椿丹桂,天公偏养深根。
  • 作者:栖白,朝代:唐代
    正是叹羁游,知音拜楚侯。何须辞远道,自可乐扁舟。倚棹江洲雨,闻猿岛岫秋。谢家山水兴,终日待诗流。
  • 作者:曹勋,朝代:宋代
    中原金鼓未全衰,拜扫逢时泪满衣。丘垅萧条应蔓草,松楸寂历想斜晖。残骸漫向天南住,乡思空随雁北飞。海上伤心一卮酒,梦魂先已酹重闱。
  • 作者:陈普,朝代:宋代
    袁曹相与隔王路,四世三公恩海深。当时惟有管宁是,谩对黄河叹此心。
  • 作者:寇准,朝代:宋代
    酒阑还执手,之子擬归秦。风雪过残岁,山川近早春。久游诗思苦,远别柳条新。后会知何日,空馀泪满巾。
  • 作者:徐锴,朝代:唐代
    静对含章树,闲思共有时。香随荀令在,根异武昌移。物性虽摇落,人心岂变衰。唱酬胜笛曲,来往韵朱丝。
  • 作者:司空图,朝代:唐代

    神存富贵,始轻黄金。浓尽必枯,浅者屡深。
    露馀山青,红杏在林。月明华屋,画桥碧阴。
    金尊酒满,共客弹琴。取之自足,良殚美襟。

  • 作者:李复,朝代:宋代
    天上宝玉琴,星徽点瑟瑟。仙人手摩拂,变化通灵术。忽随琴声起,委蜕如蝉质。飞翔下绿云,风翅含寒碧。人间清昼长,游览喜自得。见我瓶中花,群游过帘额。高戏乱疏幌,低舞侵堕帻。却疑午梦酣,身是濠梁客。栩栩出虚庭,兴阑有归色。应闻调絃声,惊去无欻迹
  • 作者:李白,朝代:唐代
    柳色黄金嫩。梨花白雪香。玉楼巢翡翠。 金殿锁鸳鸯。选妓随雕辇。徵歌出洞房。宫中谁第一。飞燕在昭阳。

评论

发表评论
xpj微信公众号
下载xpjAPP
用手机扫一扫
手机版 古诗文 在线查询
xpj www.www.xcy123.com
Baidu